<p id="zzzdb"></p>

      <p id="zzzdb"><del id="zzzdb"><dfn id="zzzdb"></dfn></del></p>
      
      
        <noscript id="zzzdb"><em id="zzzdb"><rp id="zzzdb"></rp></em></noscript>
        <meter id="zzzdb"><dd id="zzzdb"></dd></meter>
        <video id="zzzdb"></video>

          <form id="zzzdb"><em id="zzzdb"></em></form>
          <nav id="zzzdb"><listing id="zzzdb"><address id="zzzdb"></address></listing></nav>
        1.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頻道 > 社會新聞

          造物忌巧,手藝人蝶變“守藝人”

          2022-10-12 03:19:42  來源:三湘都市報  作者:楊潔規 視頻 見習記者 李致遠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今年9月,省文化和旅游廳發布《關于第六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推薦名單的公示》,陳利上榜。她卻謝絕親朋好友祝賀,繼續“躲”在工作室里,為瓷博會準備新作品。

            10年時間,從父親手里接棒的陳利,已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醴陵釉下五彩瓷燒制技藝”省級代表性非遺傳承人,經常應邀出席各大重要場合展示釉下五彩核心工藝“薄施淡染”……在醴陵為數不多的女性陶瓷藝術大師中,陳利是佼佼者,如同浴火重生的陶瓷一般,在土與火的淬煉中,成就了自己對醴陵釉下五彩的獨特理解,以細膩視角和精湛技藝的創作,為醴陵釉下五彩瓷傳承貢獻智慧。

            近日,三湘都市報記者走近這位傳統手工制作技藝的傳承者、堅守者,感受她的堅守與破局。

            ■文/三湘都市報全媒體記者 楊潔規 視頻/見習記者 李致遠

            【傳承】 女承父業,匠心之技令瓷不凡

            素坯勾勒,薄施淡染,瓷上“繡”花,惟妙惟肖……

            眼前的陳利,瘦小文靜,身上散發出寧靜的氣息,很難想象她有著常人難有的韌勁。

            1968年出生的陳利,18歲隨父學藝,做陶瓷已有30 余年。在外人眼里,她是榮譽加身的陶藝大師,但她更喜歡被人叫做手藝人。

            陳利介紹說,醴陵釉下五彩核心工藝“薄施淡染”,是父親陳揚龍經過40余年的工藝研究、原料試驗和藝術探索,在傳統的彩繪技法上,創造性地總結出的新技法。正是這個秘技,讓醴陵瓷器展現出別樣的“小清新”。

            “薄施淡染”通過反復渲染達到厚重潤麗的藝術效果,解決了釉下五彩瓷層次感不強的問題,更體現了材質的潤、透之美。

            陳揚龍生前曾創建工作室,專心研制醴陵釉下五彩瓷。在父親的熏陶下,陳利從小就接受了嚴格的基本功訓練。為了讓作品的色彩達到最佳效果,她在調制一種顏色時,磨色磨了 3 個月;勾線更是堅持練習6 年,一張畫稿常反復臨摹上百次。

            陳利對作品極為嚴苛,不滿意的陶瓷作品會被馬上砸碎銷毀,“我希望每件作品都以最好的形態呈現?!?/p>

            【堅守】 精研技藝,作品擺進國家博物館

            2013年,父親陳揚龍突然離世,陳利備受打擊。此后一年,她一度不想進工作室的門。

            放棄談何容易?父親一手打造的工作室,有一批跟了多年的手工藝人,以及父親生前的囑托,讓她重新“活”了過來。陳利說,把釉下五彩瓷發揚光大,是對父親藝術生命的另一種延續,是紀念,更是對父親的交代。

            即便兩年虧損幾十萬元,陳利與家人仍秉承著“造物忌巧 待人以誠”的家訓,帶領十幾位手藝人,堅守高品質藝術瓷之路。

            2015年,原文化部啟動“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群研修研習培訓計劃”的試點工作,委托高等院校對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群進行普及培訓和研修。陳利和弟媳申彬應邀成為首批進修學員。研修后,陳利的藝術素養、技藝創作水平有了大幅提升,也拓展了陶瓷傳承與創新的視野。

            2016年,陳利在父親去世后創作的首件作品《萬紫千紅》,被國家博物館收藏。

            談到《萬紫千紅》,陳利頗為感慨,“父親有一件未完成的作品《回眸一笑》,畫的正是牡丹,遺憾的是,這件作品還未完工,父親就病逝了。我要繼承衣缽,把‘薄施淡染’技藝傳承下去,做《萬紫千紅》的意義就在于此?!?/p>

            她說,牡丹花在淡彩里面難度是最大的,以一片花瓣的濃淡漸變為例,傳統的平填一筆填滿即可。而“薄施淡染”則需根據預設的顏色進行三至四次的分水,顏色的深淺、下筆的力度控制都需要相當嫻熟的經驗?!度f紫千紅》正是用四朵巨大的國花牡丹作為題材,用其父獨創的“薄施淡染”技法來表現牡丹花的雍容華貴,其色清新淡雅,晶瑩潤澤,溫潤如玉。

            “瓶上的牡丹花,就像是從土里長出來的一樣?!北本┑囊晃粚<铱催^作品后評價道。

            【創新】 為“絕活”注入青春氣息

            沒有一縷火焰冷熱相同,沒有一次手拉坯形狀一樣。制陶的這些特質,推動陳利不斷探索。

            10年來,陳利和家人成功研制出釉下94種復合色料,突破傳統色系的局限,并對“薄施淡染”工藝進行復色疊加的創新。

            從2016年開始,陳利開始嘗試燒制更薄、更透的釉下五彩瓷作品。直徑20厘米、高28厘米規格的醴陵釉下五彩瓷瓶,成品重量在750克左右,多次實驗下,她讓其成功“瘦身”一半,僅重400克,“從制坯、勾線、分水、燒制等各個環節都是考驗,拿在手上,手都是軟的?!?/p>

            目前,陳利正和一些致力于保護非遺的品牌合作,讓更多年輕人去認識與喜歡醴陵釉下五彩瓷。

            創作之余,陳利還帶徒數人,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年輕藝術人才,不少是女性,也有一些“95后”的年輕人,帶領他們以獨有的年輕化、女性化視角,致力于陶藝創新。

            “我的愿望就是把釉下五彩瓷這份獨有的美,展現給世界?!标惱f道。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张家界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