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zzzdb"></p>

      <p id="zzzdb"><del id="zzzdb"><dfn id="zzzdb"></dfn></del></p>
      
      
        <noscript id="zzzdb"><em id="zzzdb"><rp id="zzzdb"></rp></em></noscript>
        <meter id="zzzdb"><dd id="zzzdb"></dd></meter>
        <video id="zzzdb"></video>

          <form id="zzzdb"><em id="zzzdb"></em></form>
          <nav id="zzzdb"><listing id="zzzdb"><address id="zzzdb"></address></listing></nav>
        1.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頻道 > 社會新聞

          戒毒所里也有一群“劉畊宏男孩們”

          國際禁毒日前夕,記者探訪高墻內的“癮君子”:生活狀態怎么樣,戒毒難不難

          2022-06-27 10:21:32  來源:  作者: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res03_attpic_brief.jpg

            株洲市強制戒毒隔離所里,學員也成了“劉畊宏男孩”。    通訊員 供圖


              6月26日是第35個國際禁毒日。按照《禁毒法》的規定,兩次以上吸食毒品被公安機關處理過(登記在冊)的將被強制隔離戒毒兩年。

              高墻內的兩年,戒毒人員將如何度過?國際禁毒日前夕,三湘都市報記者來到株洲市強制戒毒隔離所(下簡稱為“株洲強戒所”)進行探訪。

              ■三湘都市報全媒體記者 楊潔規 

              通訊員 袁朝暉 實習生 楊蓉 張宇萍

              強制戒毒四階段,每個階段都有特定區域

              據介紹,強制戒毒分4個階段進行,每個階段都有特定區域。

              強制戒毒人員入所的第一站是在生理脫毒區,這里就像是一個小型醫院,配備有治療室、化驗室、X光室、B超與心電圖室等醫療設施設備。生理脫毒區是對戒毒人員開展急性脫毒治療的區域,這個時間段大約是1個月。

              “戒毒主要是戒除身體的毒癮與心癮,身體對毒品的依賴性30天之內基本可以擺脫,關鍵在于心癮難除?!睆娊渌删榻B。

              隨后,要在教育適應區呆1到3個月,接受法制教育、思想政治教育、文化教育、健康教育、戒毒認知教育,以及場所適應性教育訓練。

              第三站就到了康復鞏固區,這里綜合運用行為管理、教育矯治、習藝勞動、康復訓練等方法,對戒毒人員開展日常戒毒矯治。

              出所前3個月,戒毒人員會到回歸指導區生活。這個區域會模擬社會環境,幫助戒毒人員恢復家庭和社會功能,所以會實行相對寬松的管理模式,就餐地點也不會和之前階段的人在一起。這個區域有心理咨詢室、健身房、音樂茶座、美發中心等各種娛樂活動室,戒毒人員在這里可看書看報,喝喝咖啡,互相交流。

              虛擬現實,進行毒癮評估矯治

              虛擬現實(VR)戒毒,被認為是科學化、專業化戒毒發展道路上的又一重大舉措。

              29歲的戒毒人員阿俊頭上戴著VR眼鏡,可以看到360°全景還原酒店、KTV等吸毒場景,在放有毒品、吸毒器具和普通物品的虛擬現實場景中漫游。突然,視野內的一切開始搖晃,房間垮塌,天崩地裂,阿俊緊緊地閉上了眼睛……

              一定時間的VR戒毒訓練后,阿俊對面的電腦里已經記錄下他的心率、各階段注視時長、閉眼時長等生理指標。這些數據可以提供阿俊的戒毒線索、毒品渴求度等信息,從而幫助干警有針對性地制定戒毒方案。

              強戒所干警介紹,通過利用VR可以構建高仿真的吸毒場景,以刺激誘發戒毒人員心理渴求,結合使用厭惡療法和脫敏療法等逐步減輕戒毒人員對毒品的依賴和渴求,幫助戒毒人員逐漸戒斷“心癮”,再進一步配合認知康復訓練,減輕或修復戒毒人員大腦的認知損傷。

              對話

              冰毒能解酒?這個陷阱很深

              39歲的阿明已經強制戒毒一年半時間,他曾是長沙某高校畢業生。2010年畢業不久,在株洲與人合伙經營一家公司,兩三年就有四五十萬元收入。

              一次偶然,徹底改變了阿明的人生軌跡。

              2013年的一天,阿明和朋友一起去酒吧玩,經過一番推杯換盞后,阿明喝醉了,朋友拿出一瓶“醒酒藥”,告訴他只要吸幾口,就可以快速醒酒,當時他并不知道,這瓶所謂的“醒酒藥”就是冰毒。

              “當時就感覺心里挺舒服的,有一種暢快感,也不那么想吐了?!贝撕?,冰毒成了他醒酒的良藥。從喝了酒才想吸冰毒,到后來的不喝酒也想吸,很快,阿明吸食毒品的次數開始增加,用于購買毒品的資金也日益增多,在吸毒的不到半年時間里,阿明幾乎不工作,還染上了賭博惡習。

              阿明也曾嘗試過戒毒。2015年,公司關門后,阿明刪除了“朋友”們的聯系方式,只身前往長沙發展,且換了兩份工作。一次偶然的機會,之前的“朋友”又聯系上了他,又過上了頹廢萎靡的生活。

              2020年8月,阿明在一次吸毒時,被警方抓獲,因吸毒成癮,隨后就被送到了株洲強戒所接受戒毒。

              當問及未來的打算時,阿明語氣堅定地說,“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父母“大義滅親”  送兒強制戒毒

              26歲的鋼子,是名“95后”,與阿明等戒毒學員不同的是,他是被父母“大義滅親”,送來強制戒毒的。

              鋼子是14歲那年開始吃鹽酸曲馬多的,當時從比他稍長的年輕人口中得知,吃這種藥“好玩”“可舒服了”。剛開始他一次吃2片后他加大劑量,從幾片到幾十粒,最多一次吃過50粒,是正常用量的幾十倍?!俺酝炅擞幸环N‘飄’的感覺,想什么有什么?!?/p>

              隨著鋼子的藥癮不斷“升級”,他的身體越來越差,每次量一大,就會出現類似于羊癲瘋發作的癥狀,“抽搐、暈倒20多次?!?/p>

              去年5月,鋼子因出交通事故,住進醫院。住院期間,鋼子的藥癮來了,直接在病房里吃起了曲馬多,被父母抓了現行。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张家界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