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zzzdb"></p>

      <p id="zzzdb"><del id="zzzdb"><dfn id="zzzdb"></dfn></del></p>
      
      
        <noscript id="zzzdb"><em id="zzzdb"><rp id="zzzdb"></rp></em></noscript>
        <meter id="zzzdb"><dd id="zzzdb"></dd></meter>
        <video id="zzzdb"></video>

          <form id="zzzdb"><em id="zzzdb"></em></form>
          <nav id="zzzdb"><listing id="zzzdb"><address id="zzzdb"></address></listing></nav>
        1. 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往事鉤沉 | 要做就做第一名

          2022-10-09 10:42:25  來源:掌上張家界客戶端  作者: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文/周美蓉

            1976年9月份,大隊(村)領導安排丁云華到大隊當老師,他自我感覺像程咬金拜大旗。

            剛開學,號召所有老師到新橋鄭家坪學區集中學習開會。那天晚上安排看電影,當時精神文明短缺,能看上一場電影,就好比久旱逢甘霖,老師們皆大歡喜。當聯校校長在會上問:“哪個愿意去合作橋公社(鄉)接電影?”頓時鴉雀無聲,唯有丁云華和宋順生毛遂自薦擔此大任。

            晚飯后,他倆高調出發,揣著16歲的年少輕狂,一路風聲鶴唳、意氣風發,在秋高氣爽的晚風里,走了二十幾里路,來到合作橋的高萬大隊,正在放第二個影片《青松嶺》。等電影放完,已經深夜了。他倆將放影機、發電機、影片、柴油桶等物件,一板車裝了,咯弄嘎弄就上路了。一路上,丁云華拉宋順生推,一路上,輪換交替著拉推、推拉。年輕人力氣銃,但沒有綿勁,剛開始干勁足走得快,不一會兒就怏了。那時沒有公路,是那種落雨半尺泥糊、天晴滿天灰塵的泥巴路,車輪碾在上面沒有彈性,拉板車很吃力,大約走了七八里地,感覺板車越來越重,他倆越走越慢,遇到上坡,前面的肩背手拽的拖,后面的彎腰撇胯的推。走到合作橋與協合交界的分水嶺上,感覺又餓又累,實在走不動了。秋收時節,路邊的包谷正是成熟期,他倆燃起柴火,考了兩個包谷充饑。吃完包谷又恢復了體力,然后拖著板車匆匆趕路,來到鄭家坪學區,東方露出了魚肚白。

            等看電影的人早已在夢鄉中陶醉。

            而丁云華投身教育事業的第一課,竟是這般刻骨銘心、終身難忘。

            申家坪大隊學校有5個年級8個老師,其中6個民辦。6個民辦有5個女性,8個老師就3個男人,有點陰盛陽衰。

            走上講臺,他就是五年級40多個學生的班主任老師。初為人師,大有初出茅廬之勇,卻缺乏教學經驗。于是,他就向老教師學習取經,聽他們講課,看他們如何與學生交流溝通,同他們一起備課,探討教學方法。經過一段時間摸索,丁云華把自己的知識才干有效的融入教學之中,自己終于變得越來越像一位老師了。

            1982年,大庸縣(永定區)民辦老師考試,學校6個民辦老師,只考上丁云華和吳修蓮兩人。吳修蓮是丁云華的小學老師,沒想到幾年后他和她成了同事,正如那歌唱的:“長大后我就成了你?!?/p>

            申家坪大隊學校規模大,辦得興旺,除了小學五個年級,還有初中部。校領導安排丁云華教初中一年級語文。第一堂課那天,他在二樓教室上課,教導主任田雙福在樓下偷聽。下課后,他指出了丁云華教學的優劣之處。他說:“對于詞性,你講得很出彩,動詞、名詞、形容詞、中性詞、褒貶詞,但程序上有顛倒,要改動”。他這才知道教導主任聽了自己的課,從此,他的教課更加嚴謹,更加孜孜不倦、苦口婆心,更加堅持不懈地探求務實,努力在培養學子的過程中成為擔當大任的時代驕子。

            教完一年初中后,1983年春,他調到新橋村小學。這里離家10多公里。丁云華教的六年級,學生多,基礎薄弱。為了提高學生的學習成級,他敢想、敢做、敢當,在其他學校還沒有寄宿的情況下,丁云華率先要求六年級學生全部寄宿。沒有電燈,他拿著煤油燈照在黑板上板書課文。雖然條件艱苦,他覺得很享受,為了學生,他覺得很值。

            這年冬,初為人父的丁云華。妻子還未滿月,孩子長鵝口瘡,托人帶信叫他搞藥送回家。那天,北風吹得鬼哭狼嚎,破絮般的雪花滿天飛舞,到處白茫茫一片。下晚自習后,他騎上自行車就往家里趕,誰知大雪像一床大棉被覆蓋了田野、山崗和農舍,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田。騎到半路,因判斷失誤,“咣當”一跟斗栽倒泥巴田里,全身濕泥像滾澡的老牛。所幸孩子的藥有塑料袋裹著,沒有廢掉,他爬起來后,將自行車放在路邊,步行回家。一路上,無情的北風將他塑成了“兵馬俑”,回到家差點把妻子嚇得魂飛魄散。因為不放心寄宿生,把藥送到后,換了衣服,他又連夜趕回學校,到校已是凌晨三點半。他就是這樣以實際行動,踐行“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真正責任。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做老師并不難,難的是做一個好老師。為了提高學生寫作水平,丁云華自掏腰包,買來許多課外書籍,如《小學生作文》《格林童話》《魯濱遜漂流記》《高鐵是怎樣煉成的》《十萬個為什么》《成語故事》等,利用課余時間或晚自習,集中讀給學生聽。對個別寫作差生,進行一對一認真輔導。通過這些行之有效的舉措,孩子們的學習成績寫作水平明顯提高,1985年期末統考,新橋、沙堤、協合、合作橋4個鄉63個六年級,他們新橋六年級,取得語文第一名的好成績。這一重磅消息,讓所有老師對丁云華刮目相看,也使他的工作再次升遷。

            1986年,一紙調令將他派到鄭家坪聯校,但是新橋小學校長秦桃濃急了,她對聯校領導說:“你們這是挖墻腳啊,丁老師是我們學校的頂梁柱,把他調走了,我們學校怎樣辦?”老百姓有句諺語這樣說,意見歸你提,碾子歸二隊。一切服從安排,他還是來到了鄭家坪聯校,擔起六年級班主任老師。

            “千川江海闊,風好正揚帆”。在這里,他用擔當與承受、辛勞與執著實實在在的做事。白天教課,晚上為學生指導自習。下晚自習后,當別人進入夢鄉的時候,他還在繼續挑燈夜戰,批改作業、備課、為學生刻寫復習資料??虒戀Y料,這是比較古老的復印技術,做起來非常麻煩。單說刻鋼板吧,沒有較好的寫字功底和技巧,一般人駕馭不了。用蠟紙鋪在鋼板上刻寫,刻完后,用油墨手工復印。將刻好的蠟紙貼在印刷盒網版上,下面鋪好紙張,然后左手將網版放紙張上,右手拿滾筒蘸上油墨,在網版上推一下(油墨要勻、用力要均),提起網板翻一張紙,依此類推,忙活一通宵,才有第二天學生手中那張干凈整潔、清晰明了的復習資料或考卷。這是非常繁瑣的工序,需要認真細致和耐心,丁云華一個晚上不遺余力的能刻出兩張蠟紙。為了趕時間,他經常直接拿語文書便刻鋼板便編題目。為了孩子的一切,為了一切的孩子,拼得黑眼圈再深幾許也無怨無悔。

            多年來,他一直在教學路上健步前行,從不計較得失與名利,雖然置身“驛外斷橋邊,無意苦爭春”的境地,把心思用在教學上,年統考,鄭家坪六年級總是包攬第一,他個人也包攬了每年的“先進個人”“優秀教師”“優秀班主任”等殊榮。1986年,他被推上湘西自治州教委“記大功”的領獎臺。平時他也一直勉勵所教過的學生們,一定要奮發向上,為學校爭光,為祖國建設添彩。

            人逢喜事,春色滿園。1988年,他以優勝成績考上國家老師,為自己搭建了更高的人生舞臺。

            三尺講臺存日月,一支粉筆寫春秋。1993年,鄭家坪中心完小搬到新橋中心學校,丁云華留在鄭家坪片校任教導主任。此時此刻,他更覺責任重大和教學的偉大。并下定“不破樓蘭終不還”的決心。他的目標是:要做就做最好的,要爭就要爭第一名。在他高標準高質量的嚴格管理和要求下,也在自己苦苦拼搏,默默堅守的努力中,期末統考,他校兩個六年級比新橋中心學校兩個六年級平均分數高出14.5分。直到1995年,鄭家坪片校畢業班成績一路芬芳一路領先。1996年,領導將他調到新橋中心學校,任教六年級班主任語文老師,從此,他教的畢業班在每次統考的角逐中勇奪第一。1998年,丁云華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當他站在黨旗下舉起右手的那一刻,只覺得自己在教學生涯中所經歷的酸甜苦辣咸,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精神洗禮,更是一種無限輝煌的榮光。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张家界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