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zzzdb"></p>

      <p id="zzzdb"><del id="zzzdb"><dfn id="zzzdb"></dfn></del></p>
      
      
        <noscript id="zzzdb"><em id="zzzdb"><rp id="zzzdb"></rp></em></noscript>
        <meter id="zzzdb"><dd id="zzzdb"></dd></meter>
        <video id="zzzdb"></video>

          <form id="zzzdb"><em id="zzzdb"></em></form>
          <nav id="zzzdb"><listing id="zzzdb"><address id="zzzdb"></address></listing></nav>
        1. 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往事鉤沉 | 歷經寒霜香自來

          2022-10-09 10:42:33  來源:掌上張家界客戶端  作者: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文/周美蓉

            1985年冬,那天是星期六,太陽有氣無力的很不高興。上完三節課,吳三才一行四人踏著中午的暖陽,在吳富遠校長的帶領下,到茅溪水庫里面的山上去砍柴。這里位于雞公山主峰下,因地勢驚險惡劣,故稱"半邊吊豬"。其水系復雜,有暗流陰河穿三家館鴨坪茅巖河大瀑布下。古時是放排漢驚魂惡夢之處,時常有排古佬在此喪生,也不知有多少牛羊在此失足而亡,被當地人視為“鬼扯腿”的恐怖之地。

            茅溪水庫,50多米深,乍一看,猶如一個巨大的吞口,使人望而生畏。

            借來一只漁船,吳校長和覃國平劃著船兒把他們渡了過去。四人一改往日為人師表的書生意氣,像剽悍樵夫,攀爬滾蕩,叮叮當當,砍伐捆綁,干凈利落。一個下午,四人砍了千多斤柴,全部盤到水庫邊,等待用漁船轉運。眼看天要黑了,決定分兩趟運過去。吳三才和符兆南是兩只不會游泳的山螃蟹,由吳校長和覃國平劃槳運送。柴裝好后,符兆南先坐上去,第一趟安全送達對岸。

            接下來,他們將剩下的柴全部碼上船,加三個人,明知已超載,但他們只想僥幸一搏。那時生活苦,一天只吃兩餐飯,加上一下午的體力消耗,早已餓得饑腸轆轆,一心只想快點回校吃晚餐。吳校長和覃國平在前面劃船,中間的柴碼得老高,吳三才坐船尾,有些心驚膽戰。船快劃到水庫中央,這時天氣陡變,突然刮起大風,刮得周圍樹木鬼叫般作響,刮出陣陣驚濤拍岸的啪啪之聲,船也隨之搖晃起來。這一搖晃就完了,中心失衡,突然一個釜底抽薪,似乎被一只巨怪的手“啪”一巴掌,船打翻了。吳三才被甩了出去,秤砣般掉下水里,嘴巴緊閉,眼睛睜著,眼前一片陰森森、藍幽幽、綠瑩瑩。仿佛墜入深淵,置身虛幻、空曠、玄冥之境,三魂渺渺、七魄悠悠向陰曹地府飛旋,好像還聽到判官在吼叫。

            生死攸關,危亡之際,吳校長和覃國平似天兵天將潛了下來,從黑白無常的勾魂鎖鏈下劫住了吳三才。他倆左右夾擊,拽著他兩只胳膊“刷拉”沖出水面。他的三魂七魄終于復位,仰面朝天喘出一口長氣,任由二人擺弄著向岸邊游去。吳校長和覃國平水上功夫了得,他倆早已脫掉身上的長衣長褲,如“浪里跳”似“水上飛”,又如“黑白水陸雙煞”,嚇得“水妖鬼怪”四處逃竄。兩人夾著吳三才,像兩只海豚,乘風破浪,劈開一條水路,向前,一直向前。離岸100多米,帶著他這個七尺漢子,實在不容易。累了,踩水休息一會兒,接著又劈波斬浪,與饑寒搏斗,與死神較量,繼續前進,拼盡全力,終于在夜幕降臨時游到了岸邊。等在岸上的符兆南老師,一直在喊:“我在這,向我游來!”趕緊搭把手將吳三才拽到岸上。上岸后,三人癱倒地上,喘著粗氣,凍得瘧疾似的顫抖。吳校長和覃國平給了吳三才二次重生,深感,回到人間真好。

            這是在柏家村小學教書時,22歲那年,在茅溪水庫經歷的一場生死劫。此事已過去32年,至今想起,仍然令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1978年,15歲的吳三才高中畢業,那時九年制教育。畢業后,在家當了3年農民。1982年2月,參加民辦老師招考,他有幸考中。農村孩子,能考上民辦老師,比當選駙馬爺還興奮。1983年2月,他帶著行李,懷揣夢想來到馬口村小學三年級任教。5個年級5個老師,1個公立4民辦,教課各自全包,個個都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生活上一切自備,興園種菜、挑水撿柴、煮飯炒菜,人人都練成“紅案、白案”神廚。那時沒有電燈,晚上備課都用馬燈、煤油燈照明。為了省錢,吳三才用藍墨水瓶自制煤油燈。將瓶蓋中間打筷子頭大個孔,用牙膏皮(那時牙膏皮是鋁制品)卷成燈管,一條棉紗或布條就是免費燈芯,插進瓶蓋孔,于是,他就有了一盞小巧精致的煤油燈。有它相伴,他的青春不寂寞,他的教案豐富多彩。因為它,陪他度過了多少難忘之夜。

            1984年,他調到柏家村小學,依然是三年級全包老師。學校有覃國平、符兆南、吳富遠三個同事,吳富遠任校長。那時民辦老師工資低,每月由國家發19.5元和政府從“三級提留”(鄉、村、組)款發19.5元,總共39元。最苦惱的是“三級提留”款,不能及時兌現,經常一拖再拖,幾年才兌現。但這些困難,絲毫不影響他的教學熱情,在認真教學的同時,春天,帶學生到十多里以外的茶場采茶。秋天,帶學生到柏家村滿山遍野撿茶籽、撿桐籽,利用勤工儉學創收增效,為維修學校、添置教材提供了基本保障。

            吳三才在柏家村小學工作7年,自從有了孩子后,生活的重擔工作的壓力,使他更加勞累和艱辛。妻子是農民,又要帶孩子、做家務,還要忙生產。他只能學校、家庭兩邊跑。他家與學校中間隔條河,自從經歷茅溪水庫翻船一事后,他摘掉了“山螃蟹”的帽子,把自己練成中流擊水的游泳健兒。1987年5月份,妻子生第二個孩子,他白天教學,晚上趕回家服侍月婆子。每天傍晚,用籮筐挑一擔衣服、尿布下河洗,經常洗到星星眨眼才回家,第二天一早又要趕到學校。平時還好,遇到漲水,河上沒橋,要游泳過河。

            一天,河里正漲大水。都說藝高膽大,但他面對滾滾洪水,不是膽大,而是一種責任使然,因對岸的學生等著他上課。雖然自他感覺水性不賴,但看著“驚濤來似雪,一坐凜生寒”洪水,心里不免有些緊張。清早,他來到河邊,脫下長衣長褲,一手拿衣服,一手游泳,以自由泳的姿勢向河對岸游去。身體在波浪上起伏,如果稍有不慎,隨時都會被洪水吞噬。他沒有閑庭信步的沉著,只有奮力拼搏的頑強。誰知剛游到河中心,由于水太大,一個狂浪劈頭蓋臉將他沖走,在湍急的洪水中連翻了幾個滾,差點被卷走。嚇得靈魂沖出天靈蓋,在洪水上空盤桓。他急忙扔掉衣服保命,使出渾身解數奮力一搏,撲騰到稍緩水域,斜著向下游岸邊游去。一路戰惡浪,搏激流,排艱險,折騰了近兩百米,在一棵柳樹下,終于得已登岸,那出竅的靈魂終于又回到體內,一路驚魂未定的來到校門口。

            吳三才身上只穿著一條濕淋淋的短褲,狼狽而尷尬,這樣走進校園顯然不雅,急忙到附近百姓家借一套衣服穿上,才走進教室上課。

            不經寒霜苦,安能香襲人?他投身教育事業,短短四年,分別在22歲和24歲,遭遇了兩場與死神擦肩而過的劫難,但都沒能撼動他教學的決心,仍然是一片丹心,滿腔熱情,用堅強和執著、用真誠和辛勞、用慈愛和勤奮,在教育陣地默默耕耘、無私奉獻,用自己的雙手為學生托起明天的太陽。

            每次全鄉統考,他教的班級成績優異、名列前茅。1988年,全鄉統考,他教的三年級排列榜首,他因此獲官坪中心聯校頒發的榮譽證書和10元獎金。1994年,他升調到官坪中學教初中一年級體育。每天早迎朝露晚披月輝,帶領學生出操、跑步,訓練各種體育技能,把初一的體育事業開展得轟轟烈烈。1996年,參加大溶溪區田徑賽,他們代表隊取得總成績第二名的好成績。1997年,他被提升九家坪村片完小校長。該校六年制教學,有200多名學生8個教師。在此他放開手腳開展工作。一抓教育改革,二抓教學質量,三抓內部管理,四抓學生紀律和學習自覺性。這樣一來,學校師生面貌和學校各項工作發生了質地變化。1999年,全鄉“內部管理工作現場會”在九家坪片校召開,他在大會上作典型發言,向各位同行介紹經驗,為官坪鄉教育事業樹立了一面旗幟。

            2001年,領導將他調到官坪中心完小,又成為一名體育老師。他以頑強拼搏、踏實肯干的務實精神贏得了領導和同事們一致好評。2004年,他被提升官坪中心完小政教主任。2007年,他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至此,他的人生收獲了無比輝煌的精神財富。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张家界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