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zzzdb"></p>

      <p id="zzzdb"><del id="zzzdb"><dfn id="zzzdb"></dfn></del></p>
      
      
        <noscript id="zzzdb"><em id="zzzdb"><rp id="zzzdb"></rp></em></noscript>
        <meter id="zzzdb"><dd id="zzzdb"></dd></meter>
        <video id="zzzdb"></video>

          <form id="zzzdb"><em id="zzzdb"></em></form>
          <nav id="zzzdb"><listing id="zzzdb"><address id="zzzdb"></address></listing></nav>
        1. 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胡家勝〡鮮魚巷傳說(小小說)

          2022-10-08 11:42:31  來源:張家界日報  作者: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庸城有條巷子,從東門溪直通沿河街。這條巷子叫鮮魚巷。

            鮮魚巷以前可不叫鮮魚巷。

            清朝道光年間,庸城出了一個名叫易家德的奇人。易家德上無片瓦下無寸土,無父無母無妻室兒女,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真正孤家寡人一個,他住在鮮魚巷旁邊的土地廟里,和土地菩薩搭伙。

            易家德曾經出游十數年,庸城人幾乎把他忘了。忽一日,易家德蓬頭垢面赤腳爛衫歸來,人們這才想起,原來易家德還活著。

            活著的易家德一副邋里邋遢相,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灰頭土臉,一襲破衫,兩足赤裸,嘴闊頭圓,大肚渾圓如壇。易家德吟得一首詩,并且就只有這一首:

            國正天星順,

            官清民自安。

            妻賢夫禍少,

            子孝父心寬。

            吟完,還吟,仍然這般吟道,再無二話。

            易家德性子好,從不與人計較,大人小孩從不得罪,庸城人常拿他開玩笑,他一臉呵呵笑。一日,易家德從鮮魚巷走到沿河街,忽有人大聲喊道:“易家德,笑彌勒!”他這一聲喊,像驚醒了夢中人,眾人扭頭再去看易家德,且越看越像大肚彌勒。于是,眾人皆喊道:“易家德,笑彌勒!易家德,笑彌勒!……”易家德聽了,一臉懵,人們越發相信易家德就是那個大肚能容的笑彌勒了。

            易家德走在大街上的時候,后面常跟著一群小屁孩兒,他們拍手喊著:“易家德,笑彌勒!易家德,笑彌勒!……”易家德心無旁騖視若無睹。街邊有架鍋正在取酒的老板請他嘗酒,易家德連干五碗,老板說:“海量,海量!”易家德聽了,也不說一聲謝,徑直而去。老板看著易家德的背影,發現易家德還是易家德。這時,老板扭頭去看酒槽里的酒卻斷流了,便趕忙跑去追易家德,截住易家德說:“師傅,您去嘗嘗我的酒……”

            “不是剛嘗過嗎?”易家德說。

            老板實誠地說:“我是有眼不識泰山,您再去嘗嘗?!?/p>

            易家德只好轉身來到酒甑邊,用指頭蘸了三滴酒嘗了嘗,說一聲:“好酒!”一會,那酒槽里就又淌出酒了,像一泓汩汩冒出的清泉。

            老板施禮,易家德走了。老板再去看易家德時,易家德已不是易家德了。

            易家德路過豆腐店,如果老板小氣不喊他吃豆腐腦,那豆腐腦定是一泡水了。

            易家德聞到隔壁的炒米香,如果炒米娘不喊他抓把炒米嘗一下,那鍋炒米一定會冒出一陣濃濃青煙的。

            易家德被庸城人傳得越來越神乎。

            易家德不敢出門了,他把自己關在廟里。一日夜半,易家德睡夢中忽然聽得土地公公對土地婆婆說:“明晚八仙過路,廟里要打掃得干干凈凈?!?/p>

            易家德一覺醒來,想起晚上的夢,便趕緊打掃衛生。到了第二天晚上,易家德等了半夜也不見八仙的蹤影。他的眼皮打架,就在他快要合上眼的時候,忽聽得有鼓樂隱約傳來。易家德朝廟門外一望,果真見一列戲班正在匆匆趕路。他數了數,剛好八個,其中還有一個女人。他想,這一定就是夢中的八仙,那女人就是何仙姑了。于是,他趕緊爬起來,沖出廟門,忙天急地去追趕。他見最后一個人身背酒葫蘆,跛足拄杖,斷定就是鐵拐李。于是,他追上去便緊緊抓住衣襟不放?!拌F拐李”說:“干嘛呢?給你!”“鐵拐李”給了他一把東西,待他松手接東西時,八人已經了無蹤影。

            易家德垂頭喪氣地回到廟里,他一看手中的東西,竟然是一條死了的金魚。易家德說:“想不到神仙也這么小氣,還捉弄人?!币准业孪词值臅r候,趁機把死魚往水里一放。突然,那條金魚竟然活了??粗痿~搖頭擺尾在水中歡快地游來游去,易家德想,莫不是神仙暗示我去做鮮魚生意?

            那時候,庸城人還不曉得做鮮魚生意。易家德請圓桶匠打了幾口大木缸,用桐油拌瓦灰泥刷過,就開始做起鮮魚生意了。傳說死魚到了他的魚缸里都會變成活蹦亂跳的大活魚,他做生意老少無欺,價錢合理,生意越做越大,后來開了好幾個門面。后來,庸城人也就干脆把這條巷子叫成"鮮魚巷"了。

            再到后來,“鮮魚巷”變成了庸城美食一條街,最出名的庸城魚頭和魚雜火鍋,據說就是易家德后人發明的。在鮮魚巷吃魚,有各種各樣的吃法,魚頭、魚身、魚皮、魚嘴巴……都成了一道道美食,現殺現賣,吆喝聲,歡笑聲,滿巷子充滿了人間的煙火氣。

            作者簡介:胡家勝,土家族,系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會員、湖南省作家協會會員,先后出版小說集《漢子·女人·河》、散文集《流浪的云》、長篇報告文學《社區一盞燈》,兩次榮立三等軍功,獲湖南省第十三屆和第十四屆“五個一工程”獎;2018年,2019年,2021年“瀟湘好歌”金獎;“唱響70年·我喜愛的湖南金曲”20首金獎。系張家界市第一批文藝專家。

            《張家界日報》副刊投稿郵箱:272273702@qq.com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张家界新闻网